神仙点特:一月,“哪怕是写完的文字,你也常常焦虑”


编者按

又一岁末,又一岁初,2019,《萌芽》继续陪伴你!茅盾文学奖得主金宇澄和年轻人分享创作经验;蒋峰《江湖之远》大结局;那多新作《荒墟归人》连载开启!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订噢!邮局订阅,邮发代号4-4;公众号微店——萌芽小铺。

头条

金宇澄《哪怕是写完的文字,你也常常焦虑》
2012年,金宇澄创作的《繁花》发表,它使用上海方言,借鉴中国传统话本小说的叙事传统,记录并创造了在1960到1990年代的上海几位从小相识的好友的故事,以及其余共约200名世俗男女的生活。
本次访谈中,他将与读者分享,年轻作者如何找到自己本源的写作动力和素材,以及如何让现实主义写作拥有力量。此外,作为《上海文学》的执行主编,他也针对年轻作者经常遇到的一些问题,给出了诚恳切实的建议。

小说

王若虚《腰封无用》
在被《爱琦》杂志拒绝了以后,资深文学青年秦玉玺气愤不已,被女友杜松安慰后才恢复了平静??上氲脚咽前拴柡笾骷叶咆芬⒈砻?,颜值又稳居写作圈“四美”之一,秦玉玺更加烦恼了,杜松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会选择和自己在一起?他决定瞒着女友自费出版一本书,并开始邀请圈内的大佬们为自己写腰封推荐……

不日远游《给家明的信》
这是三封“我”写给家明的信:家明,给你写信是因为,我不清楚我是不是有资格带走你。你快乐而天真,乐观得要死。我们之间,一部分时间你做决定,一部分时间我做决定??墒俏页3F>氲酶簧夏?,有时候我奋力向前,转头又发现你迷上新的蝴蝶。所以家明,我可以任由你追逐蝴蝶吗?我可以和你分享我的疲倦吗?

(日)松本清张《憎恶的委托》
译/朱田云

这是一名杀人犯的自白:最初和佐山都贵子交往的半年里,“我”非常愉快,那是一种像海绵一样,包含着各种发展预感的交往,她一直都带着可能会接受“我”的微笑??烧庵肿刺恢背中?,“我”始终无法牵到她的手。又一次失败之后,决定做出反击的“我”,想到了朋友川仓甚太郎,那个自称是诗人、身边女人不断的男人……

专栏

#奇怪的人#
沈大成《陆地鲸落》

在“我”刚当上货车司机之后,就多次听说那座小城里的百货公司。夏末的一天,由于货车出现故障,“我”和搭档在小城里停留了几天,见到了这家已经倒闭的百货公司。尽管蒙上了灰尘,它看起来依然又气派又秀雅,像是一头生命消失的庞然大物,趴伏在小城中央。奇怪的是,小城里的人们,好像浑然不觉百货公司已经倒闭的事实,一提到它,就全是幼稚的谎言……

#创意写作·散文课#
张怡微《缺席的散文课》
中国创意写作专业已经成立了十多年,但各校的课程中几乎都没有散文。这不仅说明了中国创意写作约等于小说创意写作(兼诗歌、科幻),也说明了中国当代散文的弱势地位。作为出色的年轻作家和在大学教授散文课的老师,张怡微将在本专栏中分享散文写作的心得。第一讲将从中国古代散文开始谈起,对散文创作和散文研究追根溯源。

散文

陈秋韵《将近岁末的烟火》
除夕前夜的黄昏,我提出想要喝酒,他立刻回了简讯:“喝?!蔽颐窃谂υ既鲜睹挥屑柑?,但今晚东河上会有烟火表演,一起喝酒就变成了理所应当的庆祝。他比我小七岁,还没到二十一岁的合法饮酒年龄,却在结账的时候果断拿出准备好的ID,上面的名字赫然是“何宝荣”。大约就是在那个瞬间,我预感到一场小小烟火的发生。

栗弗 《凉水泡茶》
在我离家去上海读大学后,母亲搬离了我童年时的那个县城,去莆仙地区,和阿公阿嬷住在一起。我也开始在每个假期,为买哪个目的地而犹豫,好像哪里都可以去,又好像哪里都没有落脚之处。我大多时候也选择回莆仙,却不愿停留很久,在这里,我习惯做一个沉默的哑巴,因为我一开口,就显得格格不入。

鲁末《回家》
元旦回家,父母跟我聊起小区装电梯的事,语气平淡得像是在复述别人的故事一样,似乎对装电梯毫无期待。但我心里清楚,他们是最盼望装电梯的。他们从不想在我面前认老,于是我也不主动说起年龄的问题,就像我从不说起对他们的爱和关心。然而我们心里都清楚,父母爬不动楼的那一刻,正潜伏在一天天的日常里,快马加鞭地赶来。

惊奇

公开课#
吴钩《宋朝瓦舍勾栏的兴衰》

如果我们在宋朝的城市逛街,便会发现,那市井中最为热闹的所在,就是“瓦舍勾栏”了,它们是当时的“市民娱乐中心”,就像今日都市里的大型娱乐城一样,吃喝玩乐,一应俱全。在本文中,作者自小说《水浒传》中的相关片段讲起,并结合元曲《庄家不识勾栏》等史料,为我们还原瓦舍勾栏里的生活细节,以及在其兴衰存亡背后的历史故事。

惊奇乱讲#
惊奇组《新新音乐庙会巡礼》(上)

如今音乐节的种类和数量越来越多,不少都市青年将音乐节视作户外活动和约会交友的首选。当我们前往音乐节时,我们在期待着什么?当今时代的听音习惯发生了哪些改变,在线平台的听音乐方式又有何利弊呢?动辄“999+”的网易云音乐评论中,有哪些心情在被反复讲述?

连载

蒋峰《江湖之远》(大结局)
《江湖之远》连载大结局:小五子一行人逃往少林寺,六公子派了五千精兵上山包围……九宫图秘密揭晓,最后的反派终于现身,生存还是死亡,留下还是离开,铭记还是遗忘,所有人面临着最终的抉择与洗牌。

那多《荒墟归人》(一)
喂食者协会事件后的几年里,由于父亲的去世和爱人何夕的失踪,“我”极少参与到奇异事件的冒险里去了。直到这一次,为了报社有关废墟的专题报道,“我”加入了一个废墟探险小组,和队友们潜水进入了三峡库区汉丰湖底一座千年古镇的废墟,却在那里遇到了超现实的灵异事件,比以往的所有经历都要离奇……

萌星月报

察察《和他们一起来》
这是阿公的故事,也是“我”的写作经历:10岁那年,阿公住过来照顾我。后来阿公说,那时一起散步时我总是给他讲故事,可以讲一路,每一个都不重样。他说,这是我喜欢上写作的征兆。我猜,我和写作的缘分就是这样来的,它跟着与我相爱的人们一起来,打个盹再走,偶尔也有住上几天的时候。

新概念

#参赛作品选登#
郑冰秋《金桂》

外婆的园子里,黄桷茉莉昙花腊梅一样不落,却独独没有她最爱的桂花。直到那年开春,外婆才在园子里最肥沃的一块土地上栽上了一棵桂花的小苗,却没能等到它开花。搬家之后,外公依然守护着园子,把迟开的桂花视作给外婆的礼物,而我没有想到的是,在分开了两年之后,阿深也带着这份金色的礼物,重新出现在我面前。

#新概念书写#
黄蒋亮《取消寓意的节日》

和人们把平平常常的日子指派为节日一样,那时的我,正准备着“新概念”??烧舛喂ズ退泄ヒ谎?,并不值得怀想。人们常常试图从纷杂的物相中看到未来,得出符合于己的推断,然而那些意义和情怀只不过是你自己孕育出来的,听话的孩子。唯一重要的只有诚实,诚实地记录,而不是诚实地抒情,就像我希望自己能体验风的凉爽,同时——仅仅——称赞——此刻。